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暴凝儿-强暴凝儿
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强暴小说
强暴凝儿 绿远山庄建在兴城最繁华的北大街,每到夜晚来临,这里就如厉城的南大街一般,整条街上摆满了各种小吃摊,到处是小贩的小卖声,往来的路人更是络绎不绝,有时甚至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,街上到处都充斥着行人食客开心的欢笑声。

 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,就在不远处的绿远山庄内,有一间昏暗的地下室,这里阴冷潮湿,墙角到处是蜘蛛网,地上爬满了觅食的蟑螂,最里面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废旧的木质床,上面铺着一张破旧的被褥,隐隐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霉味,失踪了一整天的凝儿此时正抱着满是破洞的被子蜷缩在床角,睁着美丽清澈的大眼睛,无神的望着布满灰尘的牢门,那眼神,木讷里有一丝不安的惶恐,双手紧紧抓着衣角,嘴里好像还念叨着什么,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无助。

  今天早上她拿着自已花了一天一夜绣好的荷包,满脸喜悦的和胡庆从铁血门出来,准备到红星酒楼送给冷风,然而就在她路过一条小巷子时,钱袋却突然被一个皮肤幽黑的瘦小男子抢走了,那里面还装着她心爱的荷包,心急之下她慌忙让胡庆去追那小贼,自己站在巷子里焦急的等待着,祈盼着胡庆能将她要送给冷风的荷包抢回来。

  但就在这时,一只手帕带着刺鼻的味道猛的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,就在她昏昏沉沉时,紧接着一条大布袋就套在了她的头上,她在布袋里彻底失去知觉之前,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绑架了。

  醒来以后,自己就出现在这间漆黑阴冷的屋子里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,也不知道抓她的是什么人,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但她此时已顾不上考虑这些,目光紧紧盯着墙上的蜘蛛网发呆,从小到大,她的胆子就特别小,尤其怕那些昆虫,要是不小心爬到她身上,她会吓的晕过去的,可是现在她就处在这样一个满是蜘蛛网的环境里,好像周围满世界都是她害怕的东西一样,叫她浑身发抖。

  正在发呆时,肩膀上忽然传来细微的唰唰声,凝儿扭头望去,只见一只硕大的黑色蟑螂正顺着她右边的肩膀往上爬……“啊……”顿时,凝儿惊恐的尖叫声就传遍了整个地下室,强烈的恐惧使她猛的从床上跳下来,双手拼命的扑打着自已的肩膀,并跑到门口用力的摇晃着木质门板,哭着喊道“来人呀,快,快放我出去,有,有蟑螂啊,啊……”

  然而无论她叫的再大声,守在外面的人却始终充耳不闻,闭上眼假装没听见,任凭凝儿吓的小脸发白也没人给她开门,渐渐地,她喊得有些累了,倚着门板蹲下来,抱着双臂,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。

  “吱吱……吱吱……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就在凝儿刚从蟑螂的恐惧中缓过神来,一只肥大的老鼠又窜了过来,仿佛在示威似的竟然趴到了凝儿的脚尖上,吓的凝儿连尖叫都忘了,跳着脚站起来在地上拼命的踢打着,想甩掉那只可恶的老鼠,而这老鼠好像故意要跟她作对似的,在被她甩掉之后,竟然又窜到了她的裤子上,这下可把凝儿吓坏了,她尖叫着疯狂的扑打着自己的衣服,在地上又蹦又跳,哭喊着“来人呀,天呐,这是什么地方,快放我出去,救命啊……”

  这回她的喊叫终于有了回应,一直叫不开的门竟然从外面打开了,然而就在凝儿满怀喜悦的奔过去时,进来的人却让她大吃一惊“欧阳伯伯?怎么是你呀?”进来的人正是连夜从迎春楼赶来的欧阳修,一回到绿远山庄他就马不停蹄的往后院赶。

  一路上,他都裂着嘴喜滋滋的笑着,真想马上飞回去,将他作梦都想得到的凝儿紧紧的搂在怀里狠狠的蹂躏,然而,当他一进来,听到的却是凝儿惊恐的尖叫声,愣了一会才醒悟过来,肯定是里面的老鼠和蟑螂把她吓到了,进来一看果不其然。

  此时见凝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好奇地问着在他看来傻到不能再傻的问题,心里暗道:这丫头真是单纯的可以,嘿嘿,看来得到她不用费什么劲了。想到这,他摸着下巴向前走了几步,嘿嘿的笑着说道“凝儿姑娘,这里是我家,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啊?”“这里是你家?”凝儿听后,眼珠转了转,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难道?想到这,她倒退几步,单手指着欧阳修,语带结巴的问道“你,是你派人把我抓来的?”

  “嘿嘿!你也不笨嘛!不错,是我让他们把你抓来的”欧阳说着,欺身上前,一步步朝凝儿走了过去,眼里冒着绿幽幽的*光,紧盯着凝儿微耸的胸脯看个不停,伸出舌头舔着嘴角,奸笑着说道“凝儿呀,你不知道,我有多想你,从第一天在红星酒楼见到你开始,我就喜欢上你了,整日里朝思暮想,想的我都快发疯了,今天终于让我见到你了,说起来,我们还真是有缘呀!”

  凝儿听着欧阳修猥琐的话,一步步向后退,满脸的惊恐,她虽然性子单纯,但她不是傻子,从欧阳修的话里她能听出他心怀不轨的意图,看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,她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,脚步移动快速向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时,看着欧阳*笑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,她的心害怕的快要跳出来了,紧张之下出口的话也语无论次“你,你别过来……”

  欧阳修腆着大肚子,疵着牙*笑着,走到凝儿身边,抬手摸上她光滑细嫩的脸颊,嘴角流着口水,说道“嘿嘿,美人就是美人,瞧瞧这皮肤多嫩呀,啧啧!”凝儿扭过脸躲开他的触碰,水汪汪的杏眼中满是惊恐,声音发颤“你别碰我,你,你走开……”说完闪身想要从欧阳修身边逃离。

  欧阳修奸滑如狐狸,哪能让她如愿,见她想跑,忙伸手抓着她纤细的手臂将她拽回来,大手一挥将凝儿狠狠的摔在那张破旧的床上,厉声喝道“小贱人!你往哪跑?哼!”

  “啊……”凝儿冷不防跌在床上,左手臂重重的撞在坚硬的床板上,尖锐的痛自手臂上传来,疼得她眼泪直流,但她已顾不上这些,回头瞪着溢满泪水的大眼睛,单手撑着身子不住的往床里面退,想到即将发生的事,心里就害怕的要死。

  欧阳修站在床边,瞪着一双细小的眼睛不住的在凝儿全身上下打量着,那纤细的腰枝,娇小玲珑的身材都让他馋得口水直流,身体某处的欲望正在迅速得膨胀,全身热血沸腾,恨不得立刻把眼前的女孩压在身下狠狠的占有,以满足自己已燃烧到顶点的欲火。

  不管了,先要了她再说,哼!这样想着,欧阳修解开皮带脱下自己的外衣扔在床上,欺身上前单手撑着床板,满是横肉的脸奸笑着,右手再次摸上了凝儿光滑的脸蛋,声音里隐含着无法抑制的欲望“凝儿,来吧,别害怕,让伯伯来好好的疼疼你”说完猛的压在凝儿的身上,臭嘴不停的在她细嫩的脸蛋上啃咬着,大手伸到她的衣领处用力一撕,薄薄的衣衫立刻被撕开一条大口子,粉色的肚兜若隐若现……“啊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呜……”凝儿吓的摇着头不停的哭喊着,双手用力的捶打着欧阳修的胸膛,但她的身子被他肥大的身躯死死的压着,手根本使不上劲,只能无助地哭泣着,任由欧阳修无耻地侵犯着她青涩的身体,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欧阳修瞪着发红的眼睛,兴奋地在凝儿粉色的肚兜上不停的摸索着,恶心的口水流了下来,心里想着这样诱人的身子很快就要属于自己了,不由得一阵兴奋,起身迅速解开皮带,脱掉上衣,低头看着身下已吓得脸色发白,不停哭泣的凝儿,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  紧接着,大掌即挥,将凝儿的衣裙尽数剥去,只留下贴身的里衣,肥胖的身子再次压在她身上,厚实的嘴唇带着口臭用力的撕咬着凝儿粉嫩的脸颊,右手在她胸前那抹柔软处使劲抓捏,羞得凝儿满脸通红,欧阳修手上的力道还在不断地加大,疼得她浑身发抖,流着眼泪不停的哭求“呜呜呜……不要,我求求你,求求你,欧阳伯伯,你放过我吧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啊啊……”

  无助的眼泪,可怜的祈求并没有换来欧阳修的良知,相反的,这样的凝儿更加激起了他体内强烈的征服欲,身下的人儿越是拼命反抗,他就越是兴奋,哈哈大笑着低头吻上了凝儿干涩的红唇,牙齿用力地在她香润的舌尖上打磨,疼得凝儿娇躯直颤,但嘴被堵着哭不出声来,喉咙深处发出可怜的呜咽声,眼泪不停地自布满咬痕的脸颊上流下,打湿了身下的被子。

  凝儿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欧阳修,望着他满是欲望的三角眼,一时间羞愤交加,闭上眼牙齿用力地咬在欧阳修厚实的舌头上,丝毫不放松,直到鲜血溢满口腔。

  “啊,我的舌头……”剧痛之下,欧阳修马上惨嚎起来,用力将舌头从凝儿口中挣脱,瞪着凶狠的三角眼,厉声吼道“你这贱人,看我不打死你!哼!”说完自床上跳起来,大手一扬,左右开弓重重的打在凝儿娇嫩的脸颊上,只听得“啪啪”声作响,三巴掌过后,凝儿的脸颊立刻肿了起来,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鲜明的手指印,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……直打得凝儿眼冒金星,脑袋“嗡嗡”作响,头昏昏沉沉的,捂着脸半躺在床上,偏着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欧阳修,从小到大她都是家里的宠儿,何曾受过这般屈辱?她不明白自己从未伤害过任何人,为什么老天会这样对待她,让她落到这步田地,此时此刻,她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,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再承受欧阳修的虐辱了。

  然而她的祈求并没有得到老天的垂怜,欧阳修在打了凝儿三巴掌后,还不解气,这么多年来,他玩过的女人无数,还从没有一个女人敢咬过他,凝儿是第一个,一想到他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咬了,他的心就抑制不住的愤怒,所以他决不会轻易的放过她。

  想到这,捡起刚才解下来的皮带,咬着牙瞪着眼睛看着床上的凝儿,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,冷哼一声,大手一挥,“啪”的一声,皮带重重的打在凝儿的手臂上。顿时,衣衫破裂,鲜血淋淋,原本娇嫩的肌肤此刻已是皮开肉绽,鲜血自肉缝溢出,疼的凝儿厉声惨叫,捂着受伤的手臂哭喊起来“啊!不要,好疼啊……”

  欧阳修眼里闪着嗜血的光芒,凝儿的祈求根本激不起他一丝怜悯,反而让他变得更加暴魇,望着那开裂的满是鲜血的手臂,内心升起一股变态的欲望,疵着牙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鞭子,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的抽打在凝儿年仅15岁的身体上,根本不管她是否能承受得了,边打边瞪着血红的三角眼,狞笑着怒骂道“臭婊子,还敢不敢咬我了,啊?我打死你……”“啪!啪!啪!”

  “啊!!!,不要啊,救命啊,好痛啊……”凝儿疼的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,眼泪越流越凶,坚硬的皮带打下来疼的她浑身发抖,哭喊着拼命地祈求“我,我求你,别,别打了,疼,疼啊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对于一个恶魔来说,凝儿可怜的祈求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笑话,欧阳修红着眼睛看着她扭着腰枝疼得在床上不停的打滚,只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滚,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从脚底心直往全身各处漫延,体内暴虐的欲望完全将他的理智淹没,下手也越来越狠,皮带高高举起,重重的落在凝儿颤抖的娇躯上,所过之处入肉几分,深可见骨,鲜血四溅。直打的凝儿全身血肉模糊,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。

  渐渐的凝儿停止了挣扎,反抗越来越微弱,单薄瘦弱的身子不停的抽搐着,伤口的鲜血不住的往外冒,染红了本就破旧的床单,她睁着哭得红肿的大眼睛,身上的伤口疼的早已麻木,失去知觉,发白的唇微张着,喃喃自语“不,不要……,好疼”……这样的凝儿,换成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打心底里感到心疼,可对于色迷心窍的欧阳修来说,凝儿流血的身子只会更增加他体内不断攀升的欲望,他再也忍受不了,将身上最后的遮蔽物尽数除去,瞪着充斥着欲望的眼睛,魔爪伸向凝儿受尽虐打的娇躯,三下五除二在她屈辱的惊叫声中,将其身上剩余的衣物尽数扒光,捉住她修长的玉腿,腰身一挺,在凝儿疯狂的泪水中,猛地冲进她的体内,没有丝毫怜惜地横冲直撞,毫无章法地占有,直将凝儿撞进地狱的深渊……15岁的青涩身体哪经得起如此的摧残,在欧阳凶狠的暴虐中,再加上破瓜之痛带来的致命的羞辱,凝儿哭得撕心裂肺,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被单,眼里流着屈辱的泪水,张着毫无血色的薄唇无助的哀求“不,不要啊,好痛……,求求你,快停下……”

  “停下?做梦!小贱人,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享受吧,我一定会让你度过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,哈哈哈……”欧阳修说着,伸手在凝儿胸前大力地抓捏着,下身的力道还在不断加大,直疼得凝儿惨叫连连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,而欧阳修却毫不在意,继续进行着他残忍无情地奸污,完全不顾凝儿的死活

  整整一夜,欧阳修都处在极度的抗奋中,凝儿白晰娇嫩的玉体让他性趣大增,全身血液好像要炸裂一般,不停的在凝儿身上发泄着他变态的欲望,直把可怜的凝儿折磨的奄奄一息,每次昏死过去,又在他残忍的虐待中苏醒过来,继续承受他无尽的凌辱,一直到了此日凌晨,欧阳修才浑身疲倦地下了床,自顾自穿好衣服,看也不看身后已是半死不活的凝儿,径直走出了地下室。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:青青草原免费视频_青青草国产播放视频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